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企工程部经理答疑解惑

我工作,我快乐!我思考,我快乐!

 
 
 

日志

 
 

母亲  

2010-12-22 19:34:57|  分类: 文学与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5月,我在公司请了两天假,利用周末的时间坐飞机去老家看望了卧床不起的母亲。从老家回来后,我决定开始写一篇纪念母亲的文章。关于写文章的原因,或许是怕日子久了会忘却一些事情,担心遗漏了什么;或许是急不可耐地要把关于母亲的那些往事写下来,宣泄心中的苦闷,表白自己对母亲的感情。

母亲因为身患褥疮,已经卧床不起一年了,我担心她不能度过这一年。自从我离家到广东打工后,一年中,我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通常不超过10天,更多的时间里我只能在脑海里想象着母亲的模样,并猜想她在做什么。但是不管怎样,即便相隔2000公里,我都坚定地相信母亲坐在那昏暗的客厅里默默地等着我归来。她就是这样等了13年,从头脑清醒等到失去记忆,从洗衣做饭生活自理到卧床不起需要看护,还在等待那母子团聚共享天伦的日子。

人世间很多事情的发生和进行是命中注定的,就像1995年秋天我执意要去广东打工,而母亲希望我留在她身边。

直到我南下打工之前,一家四口人中,我和母亲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最长。刚上小学时,哥哥和我就在母亲任教的学校---凌云小学读书。像我们兄弟俩一样,那里的学生中有很多是来自空军王家墩机场的部队子弟,我们的父亲都驻扎在外地。我读一年级时,母亲在三年级教授语文,哥哥读四年级,母子三人同在一所学校里教书和学习。记得二年级时,母亲还曾经代过我所在班级的一堂语文课,那次是我唯一一次以学生的身份听母亲的课。

父亲当时驻军在河南的商丘,很长时间才回一次家,对幼小的我来讲就像是一个陌生人。有一次我放学回家,知道父亲回来探亲了,紧张得不敢进家门。大约有三年的时间,母亲是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哥哥和我。同时,作为外婆家的长女,母亲还要分心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们。不管多么忙,母亲始终让我们兄弟生活在家庭的温暖里。

每天早上,母亲骑着一辆永久牌的28自行车去上班,哥哥和我则是走路去上学。中午,哥哥和我就在学校的小食堂跟着母亲一起吃饭。晚上放学回到家里,先做作业,同时等着母亲下班回来做饭给我们兄弟俩吃。由于工作的原因,母亲经常要到六、七点以后才能到家,为了能早点吃到晚饭,哥哥上小学时就学会了烧火(点燃煤炉)和做饭。那时,在家做饭全靠煤炉,要用木屑木柴把煤球或峰窝煤引燃,这需要一定的技巧。我清晰地记得,有一次哥哥做了一盘清炒土豆丝,然后哥俩就开始香喷喷地吃饭了。

由于父亲常年不在家,哥哥的学习和生活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小学时期的成绩不好。而我在母亲和哥哥的关心和爱护下,从上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是班上甚至年级的优秀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从来没有让母亲为我的学习操过心,是母亲心目中是一个乖孩子、好学生。一年级时,我在班上第一个获得红小兵称号(也就是后来的少先队员)。我是在一个大礼堂里获得红小兵称号的。站在高高的舞台上,面对台下全校师生,我戴上了向往已久的红领巾!那一天,母亲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母亲!哥哥上中学后开始发愤图强,高考时以年级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军校,是父亲单位宿舍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为母亲争得了荣誉!作为教师的后代,大孙子2008年考上军校,小孙子上小学五年时间里,二次被评为学习标兵,每年被评为三好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尽管失去了记忆,母亲仍然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奶奶!

哥哥上初中离开凌云小学后,我继续跟随母亲在凌云小学上学和生活。上三年级的那一年,我转学到了水厂路小学。转学的原因是父亲从部队复员,在新的工作单位分了房子,我必须转学到离家更近的学校。尽管我们的新家离淩云小学有六站路远,母亲却没有调动到离家近的学校,每天仍然是骑着自行车去淩云小学上班,直到她55岁时以高级教师的职称退休。

从小学到中学,到考上大学,我都没有让母亲操心和额外花钱。我读的是本市的大学,每周回家一次。有一个周日的晚上,我从家里返回学校时,忘记拿钥匙。母亲坐了一个小时的公共汽车赶到学校,送钥匙给我。

当我开始打工生活后,母亲在给我准备的木夹子上精心地写上了我的名字,避免其他同事的弄混了。有一次,母亲给我买了三条内裤,因为内裤是单色的,她就用针线在裤子上缝了几根交错的线做为标记。我本来保留了一条做纪念,但几次搬家后,不知放在哪里了!从小到大,在我最困难和最虚弱的时候,站在身边照顾我支持我的,是母亲。

我其实是一个任性的儿子。记得在哥哥结婚的那天,我还惹母亲生气。当时小姨们都在一旁劝我,我还是很犟,母亲气得一个劲地说:“他最怪(guai,方言调皮任性的意思)”。回想这一切,既是母亲自小就宠着我,也是我在母亲面前特别任性和固执的表现。

我的第一块手表是母亲在我上高二时给我买的,我的第一套西装是母亲在我上大学二年级给我买的。1996年春节,是我南下打工后第一次回家过年。我花了二百多港币在华润超市买了很多精美的食品带回家送给街坊邻居们,并且特意买了一只动漫时尚手表给邻居家的孩子。当我把所有的礼物拿出来放在桌上时,母亲看中了那块动漫手表,就带在手上,说很喜欢。妈妈那时已经54岁了,在学校里负责后勤工作,还有一年就要退休。尽管母亲很喜欢那块手表,但我还是固执地按照原计划把表送给了邻居。虽然我只是想通过送小礼物让邻居在我外出打工时更多地照顾父母,却没有珍惜这样一个给母亲买一个她喜欢的礼物的机会,现在回想起来,令我终生遗憾!

母亲是极爱干净的人,却嫁给了一个不爱干净的父亲,这也许是命运的安排。父亲是这样一个人,他可以耐心地用抹布为洗干净的碗和盘子擦去水渍,但却不愿意去洗用了几个月沾满灰尘和汗水的被套,他认为那是多余的和不必要的。母亲是一个非常爱干净的人,勤换衣服,每个月都要浆洗被子。每当母亲做这些清洗时,都被父亲数落。尽管如此,母亲始终坚持勤洗衣被的习惯,并影响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培养了他们从小爱干净的习惯。

但命运往往会捉弄人,当母亲患了老年痴呆症,失去自理能力后,就不得不服从父亲那不爱干净的生活习惯。这些年来,母亲穿不干净的衣服,睡不干净的被子,一个月甚至几个月不能洗一次澡。虽然母亲是糊涂了,但我想,母亲的内心一定是痛苦的。每当我来到母亲身边,我都会给母亲剪指甲,给她洗脚洗澡洗衣服,尽力为她做一些清洗的事情。尽管父亲仍然像当初数落母亲一样地数落我,但我还是坚持要为母亲做这些清洗的事情。

自从我南下打工并在当地安家后,母亲和父亲就一直独居在距离深圳2000公里的内地。从2003年开始,每年的暑假,我们这个小家庭都有一项活动,那就是一家三口坐火车去看望父亲和母亲,这是我们这个小家庭成立10年来最主要的旅行。为了看望爷爷奶奶,儿子从不到一岁起,就成了火车旅行家。只是在2007年上半年,因为妻子在广州上学,在我再三请求下,父亲才带着母亲来广东七个月,照顾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那七个月的三代同堂生活,圆了我的一个梦。我曾经对妻子说:“虽然我做不到举家搬迁去陪伴父母,但我希望一大家人能够在一起生活一年,这是父母在世时,我最大的心愿。”

夜晚,我常常会想象着父亲带着母亲坐在昏暗的客厅里等着我带着妻子儿子去看望他们。我会感受到父亲和母亲在另一个地方生活,在等我们。有一次我梦见了母亲,当时我正在和一些过去的同事说话,这时母亲出现了。母亲对我说:“我想喝瓜子水”,我一时找不到,只好拿了一小瓶水给母亲,母亲于是接过去喝了。每周,我都会给父亲打一个电话,问候他们,后来还叫上儿子一起打电话,以便让爷爷听到孙子的声音。每次电话,我都会要求父亲叫母亲过来讲话。开始几年,母亲还可以和我对话,后来我只能听到母亲的自言自语和呼吸声。由于老年痴呆症的加深,母亲逐渐丧失了语言能力。

为了小家庭和儿子,我们没有回到内地陪伴在父母的身边,没有孝敬他们。如果母亲的大脑是清醒的,她会理解我吗?她会埋怨我吗?我想,母亲不会埋怨我的,她只是希望我早一天回到她身边。

初冬的深夜,手机突然响起来,堂弟告诉我:“大妈走了!” 我的脑袋空白了。打电话给父亲,要他找医生,问他母亲的身体冷了吗?母亲的身体已经冷了。

夜里一点,躺在宿舍的床上,望着漆黑,妈,你在哪里?妈,我去哪里找你呀?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